立足时代背景 新农村题材中的时代精神与人性光芒

来源: 光明日报 2020-07-29 14:42:22

 

今年,国家广电总局发布了《关于做好脱贫攻坚题材电视剧创作播出工作的通知》,重点推荐了22部脱贫攻坚重点剧目。从已播出的一系列作品来看,较好地发挥了电视剧的特色和优势来讲脱贫故事,从多个角度艺术地观照了脱贫攻坚和乡村建设的经验,比较恰当地处理了精神正能量和戏剧化表达的辩证统一关系,为如期完成脱贫攻坚目标任务、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营造出浓厚氛围。

敢于触碰脱贫攻坚中的深刻矛盾与社会痛点

近期播出的脱贫题材电视剧,大多取材于新时代脱贫攻坚的现实素材,将脱贫攻坚的精神主线贯穿到乡村振兴的故事架构里,在二者的有机融合中开拓了农村题材书写的新思路与新视角,对于以往的类型化叙事是一种突破和创新。更加难能可贵的是,与以往某些囿于苦难叙事、戏谑农民以及空洞悬浮、隔靴搔痒的农村剧不同,这些作品更着力于思想性与艺术性、现实性与故事性的融合,敢于触碰农村改革中的真矛盾、真问题,尤其对于脱贫攻坚过程中出现的内生动力不足、基层党建涣散、产业基础薄弱等现象有所揭示,不回避改革开放和社会转型中出现的深层城乡矛盾。这些脱贫题材电视剧一方面用荧屏故事的方式记录与提炼了精准扶贫的历程和经验,另一方面也用理性的态度对其进行了深度思考与路径前瞻。

其中,《一个都不能少》讲述了地质灾害严重的贫困村焉支村整体搬迁,合并到富裕村丹霞村的故事,面对村民故土难离的乡土情怀、长期养成的“等靠要”陋习,村干部秉持因人施策、扶贫扶志的理念,积极推动产业转型,最终“两家变一心”;《花繁叶茂》聚焦西南地区新农村建设风貌,以花茂村为视点铺展出枫香镇的脱贫景观,剧中围绕“三改三建”、土地流转而产生的戏剧冲突有板有眼,既有对“输血式”扶贫向“造血式”扶贫转变的生动展现,又有对个别基层干部下乡镀金现象的侧面揭示;《最美的乡村》将扶贫工作中遇到的普遍性困境,尤其是存在于被扶对象中一些根深蒂固的观念问题和思想问题,表现得精准而到位,为“真扶贫、扶真贫、真脱贫”做出了真切而有力的诠释。

近来的一些脱贫题材剧,没有止于以往农村剧中对农村现代化滞后的轻描淡写、对城乡差异与冲突的模式化书写,而是立足于促进乡村振兴与城乡一体化建设、破解转型期深层次矛盾,视野创新,不但给观众带来了些许遐思与感悟,也对同类题材电视剧的创作突围有所裨益。

典型人物所达到的高度就是文艺作品的高度

现实题材电视剧理应在扎根生活的现实主义创作态度中做到“既见精神也见人”。这批脱贫题材剧里的不少作品,其跌宕起伏的戏剧张力,正是落脚于脱贫故事的现实基调,生发于典型人物的行为细节。整体而言,这些作品所着力塑造的人物群像中涵盖了挂职干部、返乡青年、基层干部、村民群众等,其中不乏新旧理念的碰撞、新老思想的交锋、城乡观念的冲突等,凡此种种的激烈矛盾与最终和解,在故事中建构出一条条完整的戏剧弧,蕴于其中的时代情怀和人性光辉,在为观众带来感动和浸润的同时,也升华了剧作的精神高度。

一方面,这些剧作较为集中地关注了返乡青年的精神能量与人格成长。如《绿水青山带笑颜》中,返乡创业的杜笑语、许晗为成立琉璃工坊、创建精品民宿遭遇了诸多挑战,大学生村官郑菲也因长期驻村工作面临家庭破碎的危机,但他们凭借执着坚忍的性格愈挫愈勇,最终在追逐自我梦想的过程中赋能了脱贫攻坚与乡村振兴;再如《我们在梦开始的地方》,以毕业不久的宣传科员窦豆被派驻到下溪村任第一书记为主线,其间从“不作为”到积极建设乡村的村主任江重洋、从“消极怠工”到潜心助农的科技特派员周莫、从“帮闺蜜”到爱乡村的设计师赵晓玮,整体性勾勒出脱贫攻坚这一历史进程中的青年奋斗图谱。

另一方面,这些作品注重典型人物的塑造,使角色富于现实性与时代感。《我的金山银山》以返乡扶贫书记汤亮与原村主任范星火,勾勒出乡村建设中具有标识性的两类典型人物,巧妙地用“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发展观批驳了某些陈旧落后的理念。《最美的乡村》《遍地书香》等也分别演绎了主人公披荆斩棘、无私奉献的扶贫经历。从新上任的镇党委书记唐天石,到返乡创业的名牌大学毕业生石全有,再到驻村做第一书记的文化馆干部刘世成、电视台女主播辛兰,每个角色都是现实生活中扶贫队伍中某类人的缩影,高度浓缩着这类人所共同遭遇的艰难险阻、共同镌刻的理想信念。

典型人物所达到的高度,就是文艺作品的高度,也是时代的艺术高度。这些脱贫题材剧中一些较为成功的人物塑造,正是由于在火热生活中精准提炼、在时代大潮中匠心描摹、在两难困境里真实烘托、在多维透视中立体呈现,才能够更好地成就作品、渗入人心。但也毋庸讳言,这些剧中的次要人物还偶有简单化和脸谱化的现象,在艺术表现上还存在一定的提升空间。

喜剧化表达成就该类型举重若轻的审美样式

平衡好“有意义”与“有意思”的关系,也是近期脱贫题材剧的一个创作着力点。当下的很多电视剧作品,为了达到理想的传播效果,不约而同地在情节编织上植入幽默搞笑的喜剧元素。其实,喜剧不应是肤浅的搞笑乃至商业的噱头,而应以一种举重若轻、笑中有思的深层审美体验为境界追求。不难发现,这批脱贫题材剧在此方面处理得较为恰当,于“笑”与“思”中进行了较好的平衡,力求通过轻松有趣的叙事氛围实现与大多数观众的审美对接,同时也更加反衬出扶贫工作的艰辛与不易。

有学者讲到,在人的范围以外是无所谓滑稽的,笑必须与人相关联。当因为剧中人的行动发笑时,我们不仅应注意到该行动与人的联系,也应考虑到创作者参与其中的思想深意。近期的脱贫题材剧,一些配角的言行构成了主要的笑点。《一个都不能少》《我的金山银山》《花繁叶茂》中,村民为评特困户各显其能、竞相比穷的情节令人忍俊不禁;《绿水青山带笑颜》中,为阻止杜笑语回乡创业而“招式”频出的杜盛楼充满喜感;《我们在梦开始的地方》与《遍地书香》中,见面必掐的杨鹊扁与江有田、头脑灵活的徐百年、追求“上进”的王可靠也常常让人会心一笑。这些喜剧“包袱”大多来自于人物行为与目标的偏差,屡次行动却频频受挫;有些桥段设置看似具有重复性,实则更加细腻、灵动地表现出基层扶贫工作的繁复性。此外,有些剧中别具一格的方言与俚语设计,也让人物形象更具亲近感,免于流入概念化与扁平化的窠臼。

这些立足时代背景、展现真实农村现状、直面扶贫中真难题的脱贫剧,以新颖的叙述方式、典型人物的塑造以及轻喜剧的风格呈现和传播了新时代的新农村故事,成为讲好农村故事的重要一环,未来还将有更多扶贫剧继续在荧屏上绽放。

(作者:闫伟,系中国电视艺术委员会主任编辑;李慧敏,系浙江师范大学文化创意与传播学院研究生)

 

相关文章

用户登录

注册会员享受:超低价格发稿       忘记密码



Copyright © 2013-2019  媒介管家软文推广平台       
             
   关于我们 商务合作 版权申明     联系我们:kefu@caitongshe.cn

客服qq:2 9 1 3 2 3 6